主页 > 天文网络 >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──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书摘转载 妞书僮 >
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──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书摘转载 妞书僮

木村茶舗 

东山区松原通大和大路东入ル辘轳町八○

 

出自京都的「怪谈」当中,最知名的莫过于「饴买幽灵」(译注1)。往生的孕妇在坟墓里生产,为了养育婴孩,每晚去买代替乳汁的糖饴。幽灵的名字并不一定,多为阿菊或阿岩,都是家喻户晓的女鬼。

  

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的故事,全国各地都有。京都府辖内的船井郡也流传类似的子育饴谈,还有四国的高松市或三重县的桑名市,偏远的话,沖绳读谷村也有类似的故事。这个幽灵本身是由小泉八云的怪谈流传至全国,书中是以松江做为场景设定。

  

那幺,大家为何会认为出自京都?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这糖饴真的在京都买得到。理论上或许很难说明,但还有什幺比实际在卖「古都幽灵子育饴」的木村茶舖更有说服力,在其他地方可没见过这种东西。

  

说到底,怪谈本身具有说服力就是关键。一旦超越理论,甚至是真实性而诉诸感情时,人们便会感到恐惧。反过来说,无论有多幺完整的故事架构,若不具说服力便成不了怪谈。近几年日本恐怖电影的世界级人气,都是拜三池崇史或清水崇导演的说服功力所赐。

  

因为如此,至今最令我感到恐惧的怪谈就是:

  

「据说讲鬼故事的时候,如果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寒意,那一瞬间幽灵就已经来到身边!」——这是之前朋友不经意说过的一句话,但听到的一瞬间却让我寒毛直竖!这句话让我深有同感,之后,每当听到怪谈而感到一阵凉意时,就会觉得:「啊,它来了!」

  

过去上班的时期,常和谈得来的同事或设计公司的人,办一些吃饭喝酒的聚会。那天也是七、八个人一起,不知怎地话题就变成怪谈大赛。听着一些毫无说服力的经验谈,却藉由酒意,气氛逐渐变得热络起来。第一次参加的新进女同事从座位上站起来,打开包厢的门。我心想她大概是因为里头半数在抽菸,想换换空气吧,所以我也将窗户打开一些。

  

溼润的空气缓缓注入,今晚是一个无风的秋夜。就在这个时候,跟我同时期进公司的广告课同事,正说着一个相当恐怖却似曾相识的鬼故事,说到精彩之处,「砰」的一声,门突然关上,发出很大的声响,所有人一齐猛回头,望向门口。

  

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──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source: yokai

「啊,各位,不好意思!」第一次参加的新进女同事发出开朗的声音。

  

「请不用介意,那位是附身在我身上的幽灵,因为很怕听鬼故事,只要遇到这种状况,就会像这样跑到外头去。」

  

那时我的身体发出第一次寒颤,不禁缩起脖子。咦?若是如她所说,包厢里应该已经没有幽灵才对,为何会让我感到一阵凉意呢? 

译注1:又称「子育幽灵」。

本文摘自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

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──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 亡者在棺材中养育婴孩──《京都的异次元旅行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京都就是如此的地方啊!

这座古都会让怪异的力量逐渐扩大。

这块土地,不,该说是这块土地上住的人有意或无意识的,

会让怪异的事物如酿酒般适时的散发醇香。

──入江敦彦

「京都最有名的说书人」入江敦彦,

告诉你99个可能为真的恐怖传说,99个京都人从不跟观光客说的练胆景点──

当你满怀兴奋玩遍京都,你确定身后没有看不见的东西跟着回来吗?

(京都人笑)))))

当你发思古之幽情走过宇治桥,蹲在桥墩旁殷殷期盼着你的,是披头散髮的宇治桥姬。

当你坐在榻榻米上享受着抹茶,在角落对着你的背影微笑的,是留着妹妹头的座敷童子。

当你满心欢喜地希望惠比须带来财富……你自己看看这本书的第一篇吧。(撇过头不忍说)

红色的枫叶、热闹的赏樱潮、典雅的寺庙建筑、受镇守之森簇拥的神社拜殿,

在美丽的面纱之下,似乎隐藏着某种禁忌。

路边的岩石、缠绕注连绳的巨木、眼鼻受到磨损的地藏菩萨、盘踞在屋顶的鬼瓦,

在在散发出诡异的氛围。

千年京都,千年传说。

拥有左青龙、右白虎绝佳天然风水的古都,却载满了各种灵异故事,

陪伴京都人一代传一代,不曾佚失。

无形、神祕的超自然氛围为京都增添一股独特风味,「恐惧」使京都更加迷人。

这是京都人默默在樱花如织的景色背后,从未告诉过你的事;

当老闆端上一碗鸭肉荞麦麵,瞥了一眼躲在你身后的长颈妖怪──

呵呵。(京都人笑着喝茶)

出版社:时报出版

作者:入江敦彦


上一篇: 下一篇: